http://www.rixlul.icu

您的位置??主頁 > 網貸資訊 >

互聯網金融十二年:生死存亡賽拉開帷幕

  延期了一年的網貸備案試點,在密集暴雷潮后迎來曙光。

 

  近日,一份名為《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有條件備案試點工作方案》(簡稱《備案試點方案》)的文件在業內流傳,其內容涉及P2P網貸機構有條件備案試點工作的總體目標,監管將爭取于2019年下半年開展部分省(市)的試點備案工作,于2019年末取得初步成效,完成少量機構的備案登記工作。

 

  2007年,國內第一家網貸平臺拍拍貸成立,開啟金融行業“上網”之路,互聯網金融(簡稱互金)由此誕生。在歷經理財端P2P爆發、金融科技遍地開花、消費金融崛起、監管收緊、密集上市和集體暴雷后,互金行業終于走向淘汰賽。

 

  從數字來看,2013年網貸平臺只有572家,2014年增加到2251家,2015年漲至3464家,3年時間翻了6倍。然而到2018年末,6430家互金平臺中,正常運營的平臺只剩1021家。

 

 

b5acb79daa577df44f69.jpg

 

 

  網貸平臺歷年融資額

 

  進入2019年,淘汰賽還在加劇。

 

  根據《備案試點方案》,單一省級區域經營機構實繳注冊資本不少于5000萬元,全國經營機構實繳注冊資本不少于5億元。消息一出,各大網貸平臺紛紛傳出增資消息。根據零壹智庫的統計,截至4月底注冊資本不低于5億元的P2P平臺僅有22家,實繳資本不低于5億元的平臺有12家。

 

  一場生死存亡的競賽再次拉開帷幕。

 

  萌芽期:余額寶出生“改變銀行”

 

  2008年12月7日下午的那場“中國企業領袖年會”上,馬云談到正在面臨的金融危機時,說出了那句經典之語,“如果銀行不改變,我們就改變銀行”。

 

  即使過去很多年,不少銀行人士還認為這是一句自大之言。但事實證明,就在此話說出之時,那股“改變銀行”的力量就在悄悄醞釀了。

 

  2007年6月,在創辦當時中國最大的播客聚合平臺菠蘿網之后,工程師出身的顧少豐決定在創業路上轉向。

 

  原因有二,一方面,菠蘿網盡管流量巨大但商業模式不明,一味燒錢看不到明天;另一方面,2006年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格萊珉銀行創始人尤努斯的故事仍在鼓舞著顧少豐。尤努斯把27美元借給45個窮人,均按時還款。這既解決了窮人的燃眉之急,又是一個可行的商業模式。

 

  于是,一家名為“拍拍貸”的貸款平臺就此誕生,在中國嘗試推行小額借款模式,這也是國內公認的第一家P2P平臺。

 

  在最初的設計里,拍拍貸強調人際網絡關系,希望用戶可以在第一層和第二層人際關系網中實現資金的需求,“鼓勵朋友之間的熟人借貸”。

 

  幾個月后,極低的借款成功率和線上借款難以控制的風險,逼迫幾位創始人不得不在線下做風控,掃街找客戶。沒持續多久,這種模式又出現了瓶頸。2008年,拍拍貸回歸線上。

 

  此后的幾年里,拍拍貸走得并不順利,甚至一度面臨發不出工資的窘境。在中國個人征信體系不健全、信貸數據被銀行把持的狀態下,通過互聯網做小額借貸遇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如何做風控。

 

  與此同時,陸續有創業者入場,市場也變得魚龍混雜。2006年剛創辦華創資本的唐寧,從線下的小額借款做起成立宜信和日后的宜人貸;2008年炒股失敗的周世平,在深圳創辦紅嶺創投;2011年去哪兒網創始人莊辰超拉上在美國投資銀行Capital one工作過的葉大清,創辦網貸搜索平臺融360。此外,一些投機者也紛紛加入,“十幾萬就能做一個平臺,然后吸引投資者充值”。

 

  然而與微博和團購等互聯網大勢相比,剛破土萌芽的互聯網金融幾乎沒有掀起波瀾。數據顯示,截至2011年歲末,拍拍貸成立4年時,國內注冊的P2P平臺僅有10家。

 

  易觀數據顯示,2012年中國移動互聯網用戶以接近6億的數量,超過PC端用戶數,這為個人金融需求可在線上完成提供了有利條件。于是到2012年底,全國正常運營的P2P公司躍升至200家左右。

 

  2013年是真正意義上的“互聯網金融元年”。這一年誕生的余額寶,改變了傳統理財市場。

 

  2013年6月13日,天弘基金聯手支付寶推出國內首只互聯網基金——天弘余額寶。通過支付寶與基金公司的系統對接,用戶可以迅速完成基金開戶、基金購買等行為。傳統銀行買理財需要幾十分鐘甚至幾個小時,余額寶幾秒鐘解決。余額寶上線6天,用戶突破100萬;上線5個月,規模突破1000億元,用戶數近3000萬,相當于國內全部78只貨幣基金總規模的近20%。

 

  截至2013年歲末,國內可統計的P2P平臺已增長至570多家,國內P2P總交易量達1058億元,比2012年翻了近五番。也是這一年,紅嶺創投成交金額22億元,超過前四年之和。

 

  隨后幾年,互聯網理財P2P市場如同一場絢麗的煙花秀,一度無比燦爛。

 

  爆發期:魚龍混雜,e租寶引發恐

 

  互聯網金融行業爆發,讓一向“門禁森嚴”的金融業,出現了眾多“攪局者”。

 

  在騰訊財付通工作了四五年的肖文杰,2013年春節過后辭職創業,籌備數月之后上線了分期樂。

 

  從華爾街回國的董駿,拉上曾在上市公司擔任高管的魏偉,和時任去哪兒網COO的彭笑玫,創辦了P2P平臺積木盒子,并于2013年8月正式上線。2014~2015年,積木盒子相繼完成了ABC三輪共計1.3億美元的融資,躋身頭部陣營。

 

  2014年1月,人人貸一輪1.3億美元的融資,打破行業記錄,一下刺激了整個創投圈的敏感神經,投資人開始四處尋找借貸類項目。

 

  留學回國的楊一夫和兩位金融圈人士在2010年創辦人人貸。得益于專業出身,成立兩年后人人貸便躋身行業第一梯隊,監管部門甚至曾在監管文件中把“人人貸”當作P2P網貸的代名詞。

 

  同樣在2014年初,連續創業9年的羅敏成立校園貸平臺趣分期(趣店前身),模式和分期樂幾乎一模一樣。有業內人士稱,成立趣分期之前,羅敏曾與肖文杰有過溝通,希望加入分期樂,后者便將自己的商業計劃和盤托出。

 

  此后,肖文杰和他的江西老鄉羅敏開始貼身纏斗。據騰訊深網報道,羅敏做到180個城市,肖文杰就要做到260個城市,羅敏隨即又換成300個。兩者的競爭在分期樂和趣分期分別與京東、螞蟻金服合作之后,進入白熱化階段。

 

  與此同時,大量網貸平臺也將目光轉向校園這片空白市場,一片混亂中最終引出裸貸風波,校園貸走向污名化。

 

  網貸之家數據顯示,2013年之前,P2P網貸行業整體融資金額為4.6億元,到2014年便達到34.15億元,2015年漲至121億元,2016年達到歷史新高——181.78億元。

 

  大量資金注入,使網貸行業空前活躍。平臺數量從2013年的570多家,到2015年的3464家,三年時間翻了6倍。伴隨著驚人的增速,一些“賺快錢”的平臺開始上演圈錢故事,P2P也成了騙錢公司的代名詞。

 

  第一家倒閉的網貸平臺出現在2011年9月。

 

  貝爾創投網站號稱成立于2010年,是“一家以開發和運營P2P金融電子商務平臺為主的創新型科技公司”。

 

  事實卻是,犯罪嫌疑人在多家網站借款惡意逾期后,在南通開設了貝爾創投,用各種優惠條件誘惑投資者充值,充值后,其又以各式理由限制提現。在投資者報案后,貝爾創投最終被查封。

 

  另一家P2P平臺“淘金貸”,創造了最短命P2P的記錄。

 

  2012年6月3日,“淘金貸”正式上線,推出“秒標”吸引了大批投資者。僅僅過了5天,淘金貸網站突然顯示數據庫鏈接失敗,無法打開,官方QQ群解散、客服無法聯系,其負責人陳錦磊的手機也處于關機狀態。并且,淘金貸在環訊托管的賬戶資金已經全部被劃走。6月12日,嫌疑人在甘肅落網。

 

  2013年全年共75家跑路或倒閉的P2P平臺,2015年爆發e租寶事件,整個行業陷入恐慌。

 

  “e租寶”成立于2014年7月,憑借著宣傳的高收益率,這位網貸行業的“后進生”僅用一年便躋身“優等生”,交易規模擠進行業前列。根據零壹研究院數據中心統計,截至2015年11月底,e租寶累計成交703億元,排名行業第四。網貸之家的數據也顯示,截至12月8日,e租寶總成交量745.68億元,待收總額703.97億元。

 

  2015年12月16日,e租寶被爆出涉嫌犯罪,遭立案偵查。2016年1月,警方公布e租寶非法集資500多億元,成為當時涉案人數和金額最大的非法集資?。很長一段時間,整個網貸行業都籠罩在e租寶的陰影下。

 

  很多網貸公司的創始人都標榜自己是尤努斯的信徒,然而每年都會被邀請造訪中國的尤努斯卻表示,中國沒有令他滿意的普惠金融項目。他說,自己在中國最多的活動,就是被P2P老板拉去合影。

 

  升級期:金融科技遍地開花

 

  嘉銀新金融研究院負責人曾表示,互金的誕生本來就帶有技術升級的色彩,其發展也離不開技術的升級。

 

  最初的P2P網貸,僅僅是將線下貸款搬到線上,風控、貸后管理等環節幾乎無從下手,有時候只能靠線下人工干預。

 

  隨著技術的升級,網貸不斷進化,互聯網金融也遍地開花,眾籌、保險、網絡支付、智能風控、智能投顧以及網絡互助等金融科技產品相繼出現。

 

  “點名時間”是國內最早的眾籌網站,針對智能硬件產品發起眾籌,是模仿美國Kickstarter而建。幾乎與此同時,中國第一家股權眾籌平臺“天使匯”成立了,主要業務是為企業做天使投資的眾籌。

 

  在巨頭中,京東是最早入局眾籌領域的,2015年3月成立京東私募股權眾籌(后更名為京東東家);6月阿里成立螞蟻達客,2016年4月百度上線百度百眾,蘇寧同期也上線了私募股權眾籌平臺,9月小米上線米籌金服。一時間,眾籌成為大家爭相追逐的風口。

 

  然而僅一年后,隨著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的推進,中國眾籌行業面臨深度洗牌。

 

  巨頭中最先下線的是百度百眾,甚至有媒體在其成立時就調侃“百度百眾,占了賽道后記得起跑!”截至2019年4月底,螞蟻達客、京東東家、米籌金服、百度眾籌、蘇寧眾籌等私募股權眾籌平臺,或悄悄下線,或長達2年以上未發新標,集體淪陷。

 

  股權眾籌本身的風險性無疑是行業集體衰敗的原因,如今的幸存者,早已摒棄“分紅型”玩法轉向“權益型”眾籌。

 

  回到眾籌剛剛在國內出現的2011年,一個名為“智能投顧”的產品在華爾街迅速崛起,號稱用人工智能、機器學習來實現機器人理財。彼時最知名的Betterment和Wealthfront資產管理規模暴增至近30億美元,倒逼銀行、知名資管巨頭不得不布局智能投顧,以防客戶流失。

 

  2014年,智能投顧被引入國內。國內首家智能投顧平臺“藍海智投”成立于2014年4月,此時的智能投顧還需要用戶通過開立美股賬戶實現海外ETF投資,此后依次上線的彌財、宜信旗下的投米RA,投資標的均為流動性較強的海外ETF基金。

 

  此外各大銀行、券商也紛紛涉水智能投顧。其中招商銀行上線的“摩羯智投”僅半年時間申購規模便累計達45億元。巔峰時期,國內的智能投顧平臺超過百家。

 

  然而由于獲客難題和國內投資標的困境,外來的智能投顧漸漸“水土不服”。“據我所知,目前做to C端業務的智能投顧都情況不佳,業務不是邊緣化了,就是在向to B端轉型,借助銀行、基金、券商的平臺。”某智能投顧行業人士稱。

 

  相比眾籌和智能投顧的大起大落,由P2P催生出來的智能風控、網絡支付、第三方征信以及互聯網保險則在急速發展后漸漸融入人們的生活方式。

 

  尤其是支付領域,根據易觀2018年第4季度發布的報告顯示,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兩平臺已經占中國整個支付市場的90%以上的份額,市場格局已趨于穩定。

 

  2015年6月3日,P2P網貸平臺信而富上線“現金貸”。此后的互聯網金融市場,因為這匹黑馬的出現,開始從互聯網理財轉向消費金融。

 

  與以往貸款審批慢、手續繁瑣的P2P不同,這是一種由機構自有資金對借款者發放無特定場景依托、無指定用途的網絡小額貸款。具有多種借款與還款方式,以及快速審批到賬的特性。

 

  現金貸的飛速發展,引發了地下高利貸、暴力催收等一系列亂象。

 

  那個曾經在校園貸市場和肖文杰打得不可開交的羅敏,也盯上了現金貸。2016年9月,趣店宣布專注于非信用卡人群的消費金融業務,退出校園分期市場。轉型僅一年后,趣店在紐交所敲鐘上市。

 

  其招股書顯示,做校園貸的趣店分別虧損了0.41億元和2.33億元;而2016年戰略轉型之后,當年實現營收超過14億元,凈利潤達5.7億元;2017年上半年實現營收18億元,同比增長393%;凈利潤9.73億元,增長695%。其中,趣店由現金貸及分期購物平臺產生的服務費收入規模達15.27億元,占整體營收比重超過83%。

 

  現金貸的暴利程度可見一斑,堪比“印鈔機”。

 

  一時間,BAT的消費金融布局自不在話下。巨頭之外,YY、映客都上線了針對用戶和主播的現金貸;拉卡拉、久金所等互金平臺上線“員工貸”;滴滴開發了司機貸。甚至有人注冊一個微信公眾號就敢放貸,利息高達每周30%。

 

  網貸之家曾做過一個統計,2017年4月17日排名前100現金貸平臺累計下載量的和約為8億次,到了11月10日這個數字變成18.49億。僅半年多時間,下載量翻了2.3倍。與此同時,現金貸平臺的數量也突破萬家。

 

  最終,混亂的市場迎來監管。

 

  2017年12月1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正式下發《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要求未依法取得經營放貸業務資質的任何組織和個人,不得經營放貸業務;綜合資金成本應符合民間借貸利率規定;不得暴力催收、加強客戶信息保護等。

 

  截至2018年1月,現金貸平臺融資渠道遭全面封堵。此后,持牌的消費金融機構崛起,有特定場景依托、有指定用途的消費金融取代現金貸,轉入新時期。

 

  有序期:上市與暴雷并存,監管下的淘汰賽

 

  互金的上市潮和暴雷潮,如水火相伴,且同樣繞不開行業監管。

 

  最早在互金萌芽之時,2012年12月21日,網絡信貸服務企業聯盟在上海市經信委指導下成立,希望通過聯盟公約實現行業自律管理,健康發展,然而這樣的組織約束力有限。

 

  實際上在最初的幾年,互金的發展一直得到政府的支持。

 

  2013年11月,十八屆三中全會發布《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了要發展普惠金融,鼓勵金融創新,互聯網金融首次進入決策范疇。2014年3月,互聯網金融被首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

 

  此后關于第三方支付、互聯網保險、私募股權眾籌、個人征信的相關辦法或通知、意見稿接連出臺。

 

  2015年3月,全國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中兩次提到互聯網金融,并被稱之為異軍突起,要求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在此之前,中國銀監會宣布進行機構調整,新成立普惠金融局并將P2P網貸納入普惠金融,意味著P2P行業“普惠金融”的性質已經被監管層認可。

 

  這一年7月,中國人民銀行等十部門聯合印發《關于促進互聯網金融健康發展的指導意見》,首次明確了互聯網金融的概念,并劃分各個互聯網金融形態的監管職能部門。

 

  野蠻發展了8年的互聯網金融,終于有了“監護人”。

 

  2016年,網貸進入真正意義上的“監管年”。3月,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成立,這是首個國家級別的互聯網金融行業協會;8月,《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由銀監會正式發布,正式出臺規范P2P網貸平臺的業務活動的管理文件。

 

  此后,所有網貸機構均納入監管,明確了網貸業務規則,強化信息披露監管,還做出了12個月的過渡期的安排。

 

  一年之后的2017年12月8日,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發《關于做好 P2P 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整改驗收工作的通知》(57號文)。通知要求,各地應在2018年4月底前完成轄內主要P2P機構的備案登記工作,6月底之前全部完成;并對債權轉讓、風險備付金、資金存管等11項關鍵性問題作出進一步的解釋說明。

 

  至此,一個清晰的網貸監管路徑開始呈現:采取備案登記制、注重平臺信息披露、明確中介性質、禁設資金池和風險備付金、要求資金第三方存管等等。

 

  盡管這套網貸監管思路的明確,距第一家網貸平臺的出現已有10年之期,但監管的效果卻立竿見影。

 

  此后,大量缺乏實力的網貸平臺紛紛選擇退出,一些“道貌岸然”的網貸平臺被撕下面具,民間四大高額返利P2P平臺(錢寶網、雅堂金融、唐小僧、聯璧金融)的“全線陣亡”掀起暴雷潮。

 

  那個在最絕望之時闖入互金行業締造了中國最早一批網貸平臺的周世平,也親手關掉了紅嶺創投。2019年4月,紅嶺創投發布清盤兌付安排(征求意見稿),計劃分3年完成兌付。

 

  有數據統計,僅2018年6月,就有44家網貸平臺暴雷。而網貸之家在2018年底發布的數據中稱,6430家互金平臺中,正常運營平臺僅剩1021家。

 

  另一邊,一些實力較強的金融科技公司迎來收獲期。

 

  2015年12月18日,宜信旗下宜人貸(YRD)在紐交所掛牌上市,成為第一家在美國上市的中國互金企業,唐寧一舉成為互金行業炙手可熱的人物。信而富、眾安在線等公司也緊隨其后上市。

 

  截至2017年底,已有9家中國互金企業赴美、赴港上市;到2018年底,又有11家金融科技公司先后登陸資本市場。至此,互聯網金融行業的第一波收獲季宣告收官。

 

  不過,盡管完成了第一波收獲,但它們上市后的日子并不好過。

 

  截至2019年4月30日,已上市的20家金融科技公司中,僅6家公司的股價比發行時上漲,有7家公司股價比發行時下跌超過50%,其中信而富股價比發行時下跌超過87%。

 

 

1.jpg

 

 

  注:現價指截至2019年4月30日的收盤價

 

  對于那些既沒有上市、又仍在掙扎的網貸平臺來說,日子顯得頗為煎熬。

 

  整個2018年,全國以及多個地方省市相繼出臺了多項基于P2P網貸平臺整改認定和備案相關的政策,顯示出對備案工作的積極推動。根據監管層此前確定的當年4月(驗收合格類)、5月(違規存量業務較多類)、6月(難度極大、情況極其復雜類)三個備案時刻表,北上廣深浙等多地P2P平臺相繼進入了沖刺備案倒計時。

 

  然而當時間跨過6月的最后時期,第一家網貸備案的平臺仍在“難產”,備案不得不延期,直到今年4月,《備案試點方案》的文件疑似流出,稱將爭取于2019年末完成少量機構的備案登記工作。

 

  4月14日,北京商報記者從北京互金協會相關領導處得知,“流傳出來的《備案試點方案》代表互聯網金融行業已得到高度的認可,6月應該會有一些平臺進入備案程序。”

 

  如果方案屬實,意味著延期一年的網貸備案終于邁出第一步。

 

  據稱,上述流傳出的《工作方案》將網貸機構按照經營范圍劃分為單一省級區域經營和全國經營兩類,全國經營機構實繳注冊資本不少于5億元,由此引發了一場網貸增資大戰。

 

  據《證券日報》記者不完全統計,自4月中旬以來,宣布增資至5億元或以上的P2P平臺已有4家。包括你我貸、小贏網金、PPmoney網貸、積木盒子,其中小贏網金、PPmoney網貸均已完成實繳。而積木盒子的注冊資本由此前的2億元變更為10億元。

 

  根據零壹智庫統計顯示,截至2019年3月27日,正常運營的網貸平臺中,注冊資本金小于5000萬元的有433家,約占40%。其中,僅54家平臺的注冊資本為2億元或以上,大于或等于5億元的網貸平臺僅22家。

 

  毋庸置疑,在頭部平臺正在加速沖刺備案時,一場更殘酷的“淘汰賽”已經來臨。

 

  而拓荒十年的互聯網金融,在兩年的嚴監管之后開始有序生長。就像上海互聯網金融協會會長萬建華所說的,“金融的歸金融,科技的歸科技”。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上一篇: 趣店遭原大股東減持 螞蟻金服清倉趣店股份

下一篇: 巴菲特:比特幣是賭博 沒有產生任何價值

双色球头投注